葡萄牙14岁少年因新冠肺炎去世 为欧洲最年轻死者


男子叫覃绿(化名),是一名80后,家住东门镇凤梧村。他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,让民警查看“绑匪”与他的对话。

卖家B发来的例图随后,该卖家发来了几张例图。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这几张例图均为自拍角度,照片中的人物戴着口罩,均使用了不同程度的美颜。02 

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,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,只是表示“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,而且都是年后(拍)的,时间很新,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。”该卖家说:“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,你确定要的话,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,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,都在网盘里,随时可发链接。”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,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。据该卖家介绍,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,“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,2毛钱一张,十万张以上有优惠。”

于是,民警将阿红带回派出所。

覃绿称,最后见到妻子阿红(化名)是3月25日下午,当时两人买完菜后,阿红以有事为由离开。

该卖家口中的“爬”,指的是“网络爬虫”,即按照一定规则、自动抓取网上信息的程序或者脚本。有人将爬虫比喻为探测机器,模拟人的行为去不同网站溜达,再将看到的信息背回来,“就像一只虫子在一幢楼里不知疲倦地爬来爬去”。

覃绿:“好的,我不报警,好好说,你要钱,我给你啦!”

当天中午,民警经过走访调查,在罗城小长安镇找到了阿红。让民警诧异的是,阿红此时正悠闲地站在路边,没有丝毫被绑架过的迹象。

其间,她突发奇想,虚构身份冒充“绑匪”加老公微信并交谈,谎称自己被绑架,企图以此激怒老公,达到离婚的目的。

▲民警对阿红进行批评教育。